2017.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7.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拍手する

Happy New Year!

2010.01.01 Fri
去年和前年的跨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今年J家跨年到现在也没有看
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对smapXsmap、小林武史、蜷川也没有什么期待
对于赤西仁和我自己也没有什么期望

只是希望我和我的家人朋友,仁和仁的家人朋友,大家能够身体健康

拍手する

没有定力

2009.11.25 Wed
虽然有点儿萌亲友,但是没有像这次这么萌过


拍手する

焦虑

2009.10.25 Sun
我知道自己的焦虑是由于家庭和工作压力引起的
可我不知道该如何消除这种压力
就算是放声大哭也不能让自己轻松些
对镜子里的自己说放松放松,可脸上的肌肉依然那么紧张地堆在一起

有时候想着自己或许是有病吧
有拼命吃东西吃到吐的冲动
恨不得拿刀子在自己胳膊或腿上划上几下
摔点儿小东西也不解气

可是我对吃东西没有兴趣,吃东西现在已经变成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又害怕留下疤,留下疤会让我更加焦虑
我也不敢摔值钱的东西,自己的荷包承受不起
能够这么想说明自己应该是没有病了

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赤小西也已经没有什么治愈力了

在一次很郁闷的时候,我顶着夏天大中午的太阳在马路上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胳膊晒得生疼,再也走不动了,坐车回了奶奶家,第二天就开始蜕皮
在一次很绝望的时候,我拿着一把削铅笔的已经有点儿钝的小刀在左腕划了几下,只划出了些也许是细胞液或者组织液的东西,最终没有勇气划下去
总是想也许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可是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自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害怕潜意识里那个丑陋的自己会被人发现
每当这么想的时候我就想着自己还是很正常的,任何心理医生都没有办法拯救我

拍手する

my father

2009.10.25 Sun
爸爸刚刚打电话过来,因为昨天打牌,匆匆挂了我的电话

上了班之后我才开始理解爸爸,开始依赖他。有次回家,他忘了我是哪天走,出去和朋友喝酒,没有送我,我在车上给他打了电话之后,就开始不停掉眼泪,不是怪他没有送我,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
爸爸大概是在我上了大学之后,开始变得温柔起来,有事没事给我打个电话,虽然我接到他的电话数远远少于其他同学。电话打通也没有什么话说,总是问最近忙不忙什么的。我回家的时候爸爸总要接我,虽然他眼睛不好,我们都不敢让他在高速公路上开很长时间。有次我火车晚点,他先到火车站去吃早饭,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仍然埋着头在吃东西,半天抬起头问我什么时候上的火车。爸爸最像爷爷,从来做不到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什么都像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上初中之前,父女关系很差,我脾气倔,他脾气暴躁,我几乎每天都要挨打。中间有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妈妈在外地工作。爸爸一个人照顾我和小弟。小弟那时上幼儿园。爸爸每天做了早饭,把小弟送到幼儿园,下了班从幼儿园接了小弟,回家给我们做饭。他大概压力大,平时照顾我们也没有娱乐时间,有时候会通宵打牌,有好几次半夜被小弟的哭声吵醒,拉着他在我房间里睡觉。在那之前,小弟在奶奶家住的时候。爸爸出去打牌,我自己在家看书,他怕我看电视不学习,总骗我说九点多就回家。其实我总是熬不到九点多,自己在家自虐地看简化的聊斋志异,因为过于害怕,害怕沙发下面床下面爬出什么东西来,总是早早就上床睡觉。那段时间,爸爸为了节省时间,总是做面条给我们吃,以至于到上大学前我最讨厌吃的就是面条。他后来发现这件事情一直很内疚。

上了初中就开始住校,学校条件很艰苦,二十多个人挤在没有分隔开的三间平房里,睡大通铺。但是仍然不想回家,本来一个星期可以回家一次,我总是两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有时候回家拿了东西就匆匆回学校。爸爸那时候应酬开始多起来,经常发生我睡觉的时候他还没有回家,他出门的时候我还没有醒的情况。爸爸没有那么细心,想不起来给我换床垫去送饭什么的,但是曾经跟我去买学校里水煮的白菜尝一尝,后来多给一些零花钱,让我回学校的时候带上点儿火腿肠。

放暑假寒假,一半以上的时间都住在奶奶家里。现在想想,除了小学时妈妈在外地工作的那两三年时间,我和爸爸相处的时间真的很短。现在更是一年见不了两次面。突然就很想回家,帮他熨熨衣服做做饭,却发现回不去了,现在才回去,说不定会让他更加担心。

拍手する

寂寞

2009.10.24 Sat
昨天加班到很晚,下了班给家里人打电话
姑姑在奶奶家,说正和奶奶念叨到我
家里没有人接电话
妈妈这周没有回家,在宿舍看电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问盐水花生怎么煮,说完妈妈问还有没有事,挂了电话
爸爸在打牌,说爷爷奶奶邻居家的爷爷去世了,他刚刚从奶奶家回来,弟弟开着车出去了
打给好朋友,对于因为不知道怀孕而打针吃药,现在把孩子打掉的事情仍然决口不提,我也当作不知道

看aiba chan的my girl,想起那些永远忘不掉却总跟家里人说自己已经不记得的往事
妈妈去世的时候,我两岁半,对于妈妈最清楚的记忆,就是她去世前的那个傍晚,生了病让我有些害怕的脸,然后就是下葬那天整个人被布盖着躺在床上的样子
后来大概是开始发烧,哭着找妈妈,记得晚上爸爸带着我到妈妈的墓前,说妈妈在这里。被爸爸的眼泪吓到,从此再也不敢说起妈妈的事情。
之后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爸爸把我放在农村爷爷奶奶家里,他周末回爷爷奶奶家。爷爷奶奶和叔叔婶婶姑姑全部围着我转。我有一个小柜子,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星期六的下午会跟奶奶或者姑姑跑到村头等下班回家的爸爸。爸爸星期天有时会带着我跑到地里散步,教我背古诗,用树枝在地上写字。
也许是快要五岁的时候,爸爸带着我住进了他的单身宿舍,也许是为了要让我上幼儿园,也许是他那时准备要和妈妈结婚,好方便带着我去妈妈那里培养我们的感情。本来是长头发,因为爸爸不会给我梳头,所以单身宿舍住了没几天,就把头发剪短变成了假小子。
爸爸妈妈结婚后我就和他们住在一起,爸爸总是逼着我叫妈妈。有一次跟阿姨说了句妈妈对弟弟比对我好,被爸爸知道后在一次回家的路上一直问我,妈妈哪里不好,姑姑陪着我哭了一路。虽然不记得那时候讨厌那个家,但是记得每次从奶奶家回家的时候,都要哭闹着不肯回去。我脾气不好,有时候不懂事,很任性。长大后有两次惹的爷爷和阿姨伤心,才知道那个时候爷爷奶奶和阿姨都很想要抚养我,被爸爸拒绝了。


拍手する

纸面新闻

2009.09.08 Tue
bandage4
bandage3
bandage5


拍手する

KAT-TUN赤西仁と小林武史の新ユニット・LANDSが今秋デビュー

2009.09.08 Tue
bandage2
http://www.oricon.co.jp/news/music/68966/full/

拍手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